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视频文章

郭德纲:于谦都不知道小房间亮粉灯是什么,于谦自己还在那傻乐

视频简介

云鹤九霄龙腾四海,徒弟太多了,凭记忆+百度随便写几个,云字科就有何(云)伟,曹(云)金,栾云平,孔云龙,朱云峰(烧饼),岳云鹏,赵云侠,闫云达,李云杰,宁云祥。 鹤字科,杜鹤来,曹鹤阳,郭鹤鸣,李鹤彪,刘鹤春,阎鹤祥,刘鹤英,张鹤

《郭德纲:于谦都不知道小房间亮粉灯是什么,于谦自己还在那傻乐》由i一代综师提供,总时长00:53,版权归i一代综师所有,希望您对《郭德纲:于谦都不知道小房间亮粉灯是什么,于谦自己还在那傻乐》喜欢,如对《郭德纲:于谦都不知道小房间亮粉灯是什么,于谦自己还在那傻乐》任何意见,请与本网联系。

郭:谢谢,谢谢,楼上楼下,好几百万人。 于:哪儿有这么多人。 郭:哦,那边儿有人喊,打倒于谦。 于:您怎么拿起嘴来就说呀。 郭:你的人缘儿不是很好埃 于:额,哈。 郭:这么些人都是,瞧您来了。 于:没有,人听相声。 郭:我是这么认为。

扩展阅读,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,希望对您有帮助。

郭德刚说“有事*服其劳”上一句是什么?

“有事*服其劳”上一句是:杀鸡焉用宰牛刀。

这句话出自孔子《论语》,全句如下:

子夏问孝,子曰:“色难。有事,*服其劳;有酒食,先生馔,曾是以为孝乎?”

  • 翻译:子夏问什么是孝,孔子说:“(当子女的要尽到孝),最不容易的就是对父母和颜悦色,仅仅是有了事情,儿女需要替父母去做,有了酒饭,让父母吃,难道能认为这样就可以算是孝了吗?”

  • 如何正确理解这句话?

子夏来问孝,孔子说色难。什么叫色难呢?就是态度很难。  他说:“有事,*服其劳。”有事的时候,像我们做后辈儿女的,看见父母扫地,接过扫把来自己做。“有酒食,先生馔。”   (先生是现代的一般称呼,古代对前一辈的人都尊称为先生。”有好吃的,就拿给父母长辈吃。“曾是以为孝乎?”   (“曾是”是假定的意思)你以为这样就是孝吗?替长辈做了事,请长辈吃了好的,不一定就是孝了。  为什么呢?“色难”。态度很重要,好像我们下班同家,感到累得要命,而爸爸躺在床上,吩咐倒杯茶给他暍。做儿女的茶是倒了,但端过去时,沉着脸,把茶杯在床前几上重重的一搁,用冷硬的语调说:“喝嘛!”在儿女这样态度下,为父母的心理,比死都难过,这是绝不可以的。  所以孝道第一个要敬,这是属于内心的;第二个则是外形的色难,态度的。

子夏问了同样的问题,什么是孝。孔子说,子女侍奉父母,只有和颜悦色的面色最难能可贵。人的脸色,是由心决定的。子女对于父母,必然有深切笃定的孝心,由此才会有愉悦和婉的面容。凡事都可以勉强,惟有面色不大容易伪装,因此说最难,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可以说是真孝顺了。至于说父兄有事,做子弟的帮忙代劳,子弟有酒饭,请父兄共享,固然是应当提倡的,但并不困难,不可以以此来判断孝顺与否。前面子游问孝,夫子说要敬亲,这里子夏问孝,夫子说要爱亲。子游、子夏都是夫子的高徒,供奉父母的礼节对他们来说不成问题,唯恐他们的敬爱之心不够恳切,用这话来警示*,让他们知道,侍奉父母之道不在于外表,而在于内在,因此不应该求之于外,要求之于内心。

还是说孝,这里说到的是勉强与发自内心的区别,孝顺不是表面文章,而是由心而生的实际行动,脸色只是内心的体现之一,心生孝顺,外貌自然有好的表现。同样推广到天下百姓,利益人民不是做面子工程,真心从人民的角度考虑。

为什么郭德刚不被相声界承认?

首先,郭德纲并没有不被相声界承认啊!

常宝华 石富宽 侯耀文 马季 师胜杰 孟凡贵 马志明 田立禾.许许多多的相声名家都对郭德纲赞赏有加啊

其实包括姜昆在内的一些“对立势力”也是在一定程度上赞许郭德纲的 只不过郭德纲有时候太偏激了,把自己和姜昆为首的主流相声界划清界线,标榜自己对相声的一家之言,再加上他的一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徒弟,很过分地谩骂*姜昆

还有一些过度着迷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的“疯狂钢丝”,在其中添油加醋,把姜昆说得非常*,就这样,误解和矛盾越来越深

当然姜昆自己肯定也有见解上的误解和错误

如果都能够互相谅解,那么一切也都没事儿了

我说的也是一家之言,供楼主参考^_^

郭德刚与相声界一些人的矛盾是怎么回事?

  孟凡贵“敲打”郭德纲

  “有些老艺人的旧习气不要再找回来”

  在一年一度的新春传统相声晚会即将在民族宫大剧院举办之际,记者采访了这台晚会的主持人孟凡贵。孟也是“剧场相声”的倡导人之一,最早和李金斗一起筹办了周末相声俱乐部,记者请他谈谈最近同样打起“传统相声大旗”的郭德纲。

  ●擦边球还是二人转

  现在很多白领、大学生纷纷成为“钢丝”,因为郭让他们突然发现了传统相声的妙处。对此,孟凡贵说:“侯宝林先生上世纪50年代曾经搞过净化相声运动,所以说传统相声里也不一定都是好东西,郭德纲说的这些传统段子不单是他会说,很多相声演员都会说,但为什么人家不说?”孟凡贵举例说:“比如旧社会一个王爷让一个相声演员不说一句话就把观众逗乐,就赏他一幢房子,结果这个演员在台上一下就把裤子脱了,台下笑了一片。现在这种东西不足取,要是那样,相声就和二人转没啥区别了。现在你再说一些擦边球的*包袱,可能会让平时过紧张生活的白领觉得过瘾,但这不是很好地继承传统相声,少了去粗取精的工序。”

  ●相声行话不合时宜

  很多相声迷和年轻的相声演员热衷于说一些“行话”,相声界叫“吊侃”(音译),比如问“吃了吗?”叫做“安了吗?”这些话不外传,一般人绝不可能听懂。孟凡贵说:“这是一种猎奇的心态,很多年轻的相声演员上来就这么和我打招呼,我就问他们‘说这一口炉灰渣子干吗’(指为糟粕)?”在旧社会里,妓女有自己的行话,相声界也有这么一套行话。而很多“钢丝”现在追求这些东西,孟繁贵认为是走错了路。

  ●返场17次不足取

  很多媒体报道过郭德纲曾经返场17次,借此来形容郭德纲相声的火爆。但孟凡贵认为:“相声行讲究的是不能给足,其实每个演员都有能说5个钟头的本事,但一个有德行的相声演员不能这么干!所谓‘未曾学艺先做人’,要是你一人把段子都说了,后面的演员说什么?我们的话叫把后面的节目给‘刨’了,这就和戏曲行里一样,你唱了马派,后面马连良的票卖谁去?所以一个相声演员不应该为自己能说多长时间而沾沾自喜。返场17次,那就意味着多说两个多钟头,我承认郭德纲很勤奋,但有些老艺人的旧习气不要再找回来。”

  著名相声演员王平接爱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,“我并没有到现场观看过郭德纲的演出,只是在网上看过一些,不好做太多评价;我觉得观众喜欢有喜欢的道理,但那样的相声绝对不是我们传统相声界追求的,他的相声类似一些低俗的二人转,满足了低档的口味。辽宁相声俱乐部也不会去借鉴;如果真诚地提些建议,那么希望郭德纲提高一下文化品位,更踏实一些。”

  可以参见以下连接

  分别有,姜昆,苏文茂,侯耀文的评价http://www.guodegang.org/bbs/read.php?tid=15009&fpage=1

  http://www.guodegang.org/bbs/read.php?tid=12573&fpage=4

  http://bjyouth.ynet.com/article.jsp?oid=7513556

  其实说到底,就是自己没本事创作新相声,就看不得别人好,套用老郭的一句话来说,就是”说的不好观众骂街,说的好了同行骂街.”

热门推荐